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毒霾甚于雾霾

毒霾甚于雾霾   都二十三年过去了,我不明白,我为什么还要谈毒品。

  1991年1月,《疯狂的海洛因》发表,5万字,《南方周末》连续八周的连载,我们都以为海洛因完了,连续八周掀起的舆论狂澜还不足以荡尽毒霾吗?  

  然而,所有的人都惊呆了,碉堡了,毒霾甚于雾霾,一旦进入中国,就不再回头,吴刚伐桂,夜复一夜,如同永远推动巨石的西绪福斯,二十三年来,我们几近无限重复地承受着这个沉重的话题……  但若说阳光之下无新事,则又不对了。

  阳光之下有新事。君不见,东宫西宫,导演进宫。国际禁毒,张元吸毒,抓个现行,一声叹息;南财北财,编剧宁财,惊闻染毒,观众愕然,多少才华,灰飞烟灭!国家富强了,世界接轨了,吸毒一项,也列其中,罗琦、满文军、谢东、孙兴、萧淑慎、张一白……从混混圈、赌博圈、炒股圈、绘画圈、土豪圈、体育圈一直到娱乐圈,击鼓传花——“毒”,一直毒毒地笑着。

  也许我们的观念整个都应该改变,人类和毒品的长期共存,将如同与钉螺、癌症、艾滋病毒的长期共存,将如同与贪腐、走私、诈骗的长期共存,我们固然愤于这样的共存,但是目前力之所及,除了遏制它们、远离它们,我们难道还能毕其功于一役吗?  

  也许我们的子子孙孙还得与其抗争,谁说这不是人类的宿命呢! 

  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